• Admin

關於旅行的遐想

搭乘火車,無論是負笈離鄉,外出訪友,或與青山綠水有約,其情趣大有別於搭飛機,坐渡輪,或開車在市區山間馳騁。我們很少會覺得飛機外的雲海陽光在呼喚著我們,他們逕自飄渺耀眼,我們卻無法興起一股拋下手頭書卷,或放下手中的瑣事起「盍興乎來」的念頭。也許是因為速度太快,或無可避免的狹小空間限制了我們的想像;置身車內時,一般人也難有仰望浮雲,馳情入幻的閒情逸致。這,我想,無關個人偏見。


唯獨搭乘火車(但絕非貨車!)不同。火車有一種特別的興味,其經驗非其他交通工具可比擬。在相對寬闊的空間裡,我們自然而然被引入身心閒適的狀態,心情彷彿立刻安定下來,那時候適於靜觀窗外的風景,適於沈思,適於和夥伴閒聊,當然,如果身在台灣,能有一份鐵路排骨便當更好。如果嫌便當破壞氣氛,也可以買一杯咖啡,轉頭向我們的伴侶打開話匣子,或乾脆面向窗外,向白雲吐露心中的絮語。

Recent Posts

See All

嘉科教育中心為什麼如此重視歷史課程?

嘉科教育中心為什麼如此重視歷史課程? 許慎「說文解字」裏對史字的定義是「記事者也」。這個中國字的形象如同一人拿著一個中字,而中字又有「保藏的檔案」之意。歷史則指的是歷代史書,是過去事件的文字記錄。與此相較,英文中的history則源於希臘文的historia, 其原始含義為「探詢,探究」。從中西兩方的文字根源,我們可以看出研究歷史,一方面在了解過去事件的文字記錄,另一方面則在探究隱藏在歷史事件背後

試譯兩首短詩

在一本論翻譯的書上讀到如下詩句和譯文: a blue shadow sweeps over the landscape turning the yellow wheat field green the red poppies purple 原譯: 藍色的影子 輕拂過蒼茫大地 把黃澄澄的麥田變成青綠 紅豔豔的罌粟轉為鮮紫 從準確著眼,原文無「蒼茫」意,也沒有「輕」的含義,從精簡角度看,譯文尚可改進。

所謂的大學末日?

所謂的大學末日? By Frank Bruni (鄭德音翻譯) -紐約時報2020年六月四日社論 https://www.google.com/amp/s/www.nytimes.com/2020/06/04/opinion/coronavirus-college-humanities.amp.html 第一到第三段要點: 在疫情期間,我們迫切需要醫生,研究人員來找出應對的藥方。但我們同時也更需要

LOCATION

CONTACT

dyjeng@jengacademic.com

805-777-3437 (Office)

Monday-Saturday: 10 am-8 pm

Sunday: Closed

171 E. Thousand Oaks Blvd.

Suite 202

Thousand Oaks, CA 91360

  • Facebook - White Circle
  • Twitter - White Circle

© 2004 - 2020 

Jeng Academic Center, Inc. / Serving Local Communities since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