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關於嘉科的2020年暑期莎士比亞課程

關於嘉科的暑期莎士比亞課程

-從賈伯斯,商業策略,文學素養,和人才培養想起

昨晚燈下據案整理暑期課程。今年安排了三堂莎士比亞課, 分別給3/4年級,5/6年級, 和7/8年級。

3/4 年級將背詩,讀莎翁喜劇。

5/6 年級將背詩,讀莎翁戲劇改編的故事。

7/8年級則將背詩,讀莎翁戲劇改編的故事,和深層瞭解莎翁所創造出的人物。

我想到許多年前讀過的賈伯斯傳裏, 提到他在社區大學選修Calligraphy 課。(特此說明,嘉科教育長期以來推廣Calligraphy並非因為賈伯斯)賈伯斯選修這門課時並非不知道他的真正興趣在電腦。用他自己的話說,儘管「先見之明」遠比「事後諸葛」困難得多,當他自己「回首向來輝煌處」,他深刻體會到「創新」的秘訣,不在於只懂得專注於一個目標,而要讓自己「將不同領域的事物融會貫通」, 也就是賈伯斯所說的「connecting the dots。」

換句話說,By allowing ourselves to have diverse experiences, we open our minds to think in divergent ways. 多年以後的蘋果產品特重視覺美感,以及蘋果產品所採用的字體設計,都反映出賈伯斯對他的商業產品的豐富多元想像力。其背後的思維絕對不只是電腦功能和軟體設計能力。他的電腦世界裡貫穿著他在年輕時對於字體字型設計的美學欣趣。他不是一個單一面向的商人,電腦設計師,或頂尖銷售員。更確切的說,他的產品是他心靈想像世界的結晶。那豐富的想像力和美感, 才是他商業策略的源頭活水。

我們且把思路轉向文學素養。文學素養和電腦設計,機械工程,航太科技,商業經營,投資買賣,事業版圖有何關聯?這個問題就好比起賈伯斯於地下,然後理直氣壯地,(或許以投資人的姿態)質問他:「字體設計和下一代電腦有何關聯?」我料賈伯斯必定起身走人,不願花時間解釋。

為什麼要孩子們認識莎士比亞?我們的看法如下:

「一個人在三到八年級期間認識莎士比亞,其效果大不同於三十歲以後認識莎士比亞。」

這也是嘉科教育提倡「因時施教」的教育理念。

試想:「所有的初次體驗都是精彩絕倫的,第一次嚐到冰淇淋的美味,第一次看到絢爛奪目的日落,第一次戀愛的感覺,第一次騎上腳踏車的興奮。。。」

你在三十歲四十歲五十歲都可以讀莎士比亞,也都可以有深刻獨到的體會。

但是人只有一次三到八年級初次體驗莎士比亞的機會。我們要帶給他們的是莎士比亞所經營出的世界帶來的文學品味,文字精練,人性深刻刻劃,以及想像世界中的瑰麗多彩神奇體驗。

那種體驗可以豐富他們的人生, 當他們成年後,面對生命種種浪濤時,可以記起廚川白村對於「文學是苦悶的象徵」的說法,知道困頓,憂傷,痛苦都是人生百味之一,面對生命的困境,除了吃藥,看心理醫社,尋求宗教解脫之外,還有一道文學藝術的出口,可以解悶,可以發揮創意,可以遣懷,可以沈靜地,細細地,品味人生的諸般況味。

這是我們對於人才培養的看法。

,或頂尖銷售員。更確切的說,他的產品是他心靈想像世界的結晶。那豐富的想像力和美感, 才是他商業策略的源頭活水。

我們且把思路轉向文學素養。文學素養和電腦設計,機械工程,航太科技,商業經營,投資買賣,事業版圖有何關聯?這個問題就好比起賈伯斯於地下,然後理直氣壯地,(或許以投資人的姿態)質問他:「字體設計和下一代電腦有何關聯?」我料賈伯斯必定起身走人,不願花時間解釋。

為什麼要孩子們認識莎士比亞?我們的看法如下:

「一個人在三到八年級期間認識莎士比亞,其效果大不同於三十歲以後認識莎士比亞。」

這也是嘉科教育提倡「因時施教」的教育理念。

試想:「所有的初次體驗都是精彩絕倫的,第一次嚐到冰淇淋的美味,第一次看到絢爛奪目的日落,第一次戀愛的感覺,第一次騎上腳踏車的興奮。。。」

你在三十歲四十歲五十歲都可以讀莎士比亞,也都可以有深刻獨到的體會。

但是人只有一次三到八年級初次體驗莎士比亞的機會。我們要帶給他們的是莎士比亞所經營出的世界帶來的文學品味,文字精練,人性深刻刻劃,以及想像世界中的瑰麗多彩神奇體驗。

那種體驗可以豐富他們的人生, 當他們成年後,面對生命種種浪濤時,可以記起廚川白村對於「文學是苦悶的象徵」的說法,知道困頓,憂傷,痛苦都是人生百味之一,面對生命的困境,除了吃藥,看心理醫社,尋求宗教解脫之外,還有一道文學藝術的出口,可以解悶,可以發揮創意,可以遣懷,可以沈靜地,細細地,品味人生的諸般況味。

這是我們對於人才培養的看法。

Recent Posts

See All

嘉科教育中心為什麼如此重視歷史課程?

嘉科教育中心為什麼如此重視歷史課程? 許慎「說文解字」裏對史字的定義是「記事者也」。這個中國字的形象如同一人拿著一個中字,而中字又有「保藏的檔案」之意。歷史則指的是歷代史書,是過去事件的文字記錄。與此相較,英文中的history則源於希臘文的historia, 其原始含義為「探詢,探究」。從中西兩方的文字根源,我們可以看出研究歷史,一方面在了解過去事件的文字記錄,另一方面則在探究隱藏在歷史事件背後

試譯兩首短詩

在一本論翻譯的書上讀到如下詩句和譯文: a blue shadow sweeps over the landscape turning the yellow wheat field green the red poppies purple 原譯: 藍色的影子 輕拂過蒼茫大地 把黃澄澄的麥田變成青綠 紅豔豔的罌粟轉為鮮紫 從準確著眼,原文無「蒼茫」意,也沒有「輕」的含義,從精簡角度看,譯文尚可改進。

所謂的大學末日?

所謂的大學末日? By Frank Bruni (鄭德音翻譯) -紐約時報2020年六月四日社論 https://www.google.com/amp/s/www.nytimes.com/2020/06/04/opinion/coronavirus-college-humanities.amp.html 第一到第三段要點: 在疫情期間,我們迫切需要醫生,研究人員來找出應對的藥方。但我們同時也更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