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dmin

嘉科教育中心為什麼如此重視歷史課程?

嘉科教育中心為什麼如此重視歷史課程?



許慎「說文解字」裏對史字的定義是「記事者也」。這個中國字的形象如同一人拿著一個中字,而中字又有「保藏的檔案」之意。歷史則指的是歷代史書,是過去事件的文字記錄。與此相較,英文中的history則源於希臘文的historia, 其原始含義為「探詢,探究」。從中西兩方的文字根源,我們可以看出研究歷史,一方面在了解過去事件的文字記錄,另一方面則在探究隱藏在歷史事件背後的涵義。


探討歷史進展的律則,無論是哲學的,道德的,經濟的,科學的,或機械唯物的,一直存在於西方的歷史傳統。近代史上最有名的當屬德國歷史學者黑格爾,他承襲了西方啟蒙運動以來的思想潮流,窮一生之力,遍覽群籍,潛心研究推動歷史進程的那隻他稱之為World-Spirit的無形推手,據他自言:


"I have traversed the entire field. It is only an inference from the history of the world, that its development has been a rational process; that the history in question has constituted the rational necessary course of the world-spirit."


這個推手,近代人最津津樂道的,便是科學原理!雖然黑格爾所指的事實上是另一個「理性的神秘力量」,並非科學二字可盡其意蘊,但科學是時代的寵兒,神秘二字不符合時代氣息,況且自十七世紀英國培根高舉經驗主義的大纛,和法國笛卡兒崇尚的理性主義合流,開創近代四百年來的科學成就以來,這世界的哲學風氣乃不可避免地走向實證主義的道路,經驗是知識的真正和唯一來源,科學是驗證真理的唯一準則,馬克思便是這樣的信徒,他認定經濟原理決定了歷史的走向,人類的其他一切活動,政治的,文學的,藝術的,宗教的,商業的等等活動,都要臣服在經濟的鐵則下,按照歷史的規範來發展。


不過這樣的思維,我們「居今日之世」看來,只可說這是近代的時代風氣使然。從歷史的長遠眼光來看,這並非唯一的看待歷史的方法。古希臘歷史學者Plutarch 和Thucydides,便認為歷史乃是「記錄一群人,在他們的意志,品德,和邪惡等諸多人性的驅使下,所作出一系列影響歷史發展的行為和事件。」也就是說,善惡的道德律影響著歷史內容。



近代的英國學者Christopher Dawson (1886 – 1970)則視世界歷史為這兩種不同力量的「交互作用」。歷史離不開人性,人對生命的追尋和渴求, 無論何時,不外下列幾項:


1. 人天生有認識「我來自何方的渴望」

2. 人需要作出抉擇,決定自己在生命中是「施方」還是「受方」。

3. 人需要知道這個世界是否存在善意,若有,人將往何方?

4. 人需要知道這世界是否存在智慧,以鑑往知來,用智慧尋找生活之道。

5. 人人都愛聆聽故事

也就是說,幾乎每個人都天生帶著對於歷史的愛好,只要我們正確引導年輕學生,不要讓他們誤以為歷史就是考試成績,作業論文,和找不到高薪工作的枯燥課目!


那麼嘉科教育中心的歷史課程要教給學生什麼內容?


我們略作沈思,得到以下幾個要點:


1. 歷史或許隱含著深刻的智慧和道德訓誨, 可以知興亡之道,也可以教人因果律,雖然我們很清楚那並不是年輕學生關心的重點,卻也珍惜這些道理對他們的「微量」影響。


2. 歷史應當如實地陳述事件,讓年輕學生在人類活動中逐漸認識人在面臨各種情境時,所做出的決定,以及這些決定的後果和影響。



3. 我們教授歷史,是希望讓學生認識學習歷史與追尋真理和智慧並無二致。


4. 我們讓學生學習歷史中的英雄人物,包括善的,惡的,高尚的,卑下的。



5. 中學生可以臧否歷史人物,評論歷史事件,但應避免討論時事。因為他們的心志尚未成熟。


6. 高中生則應深入探究歷史事件,學習對于歷史議題依據文獻,詮釋其中含義,但應避免過早形成定論,只宜謙虛學習研究方法。然而,此時的歷史課程應該涉及道德倫理觀念,此時持價值中立論點已經不再適合。



7. 學生在生物學,物理學,化學,天文學等自然科學的知識需要和政治理論,哲學知識同時增長,以便逐漸具備價值判斷能力。


易言之,歷史課程是年輕學生成長過程中極為重要的科目,嘉科教育中心重視學生在智識和人格的均衡發展,我們希望學生通過歷史進入人類的共同文化歷史遺產,在學習歷史中開發視野,啟發智慧,藉以更深刻了解自己所處的時代,以橫跨時空的心志能力和訓練,不受限於當代的思維和風氣,做一個可以往來今古,貫通文化,饒富智慧和慈悲的現代人。

Recent Posts

See All

試譯兩首短詩

在一本論翻譯的書上讀到如下詩句和譯文: a blue shadow sweeps over the landscape turning the yellow wheat field green the red poppies purple 原譯: 藍色的影子 輕拂過蒼茫大地 把黃澄澄的麥田變成青綠 紅豔豔的罌粟轉為鮮紫 從準確著眼,原文無「蒼茫」意,也沒有「輕」的含義,從精簡角度看,譯文尚可改進。

所謂的大學末日?

所謂的大學末日? By Frank Bruni (鄭德音翻譯) -紐約時報2020年六月四日社論 https://www.google.com/amp/s/www.nytimes.com/2020/06/04/opinion/coronavirus-college-humanities.amp.html 第一到第三段要點: 在疫情期間,我們迫切需要醫生,研究人員來找出應對的藥方。但我們同時也更需要

關於嘉科教育中心的2020年暑期新開科學課程

關於嘉科教育中心的新開科學課程 鄭德音 1921年,任教於柏林大學的理論物理系教授愛因斯坦因光電效應論文而獲諾貝爾獎。同年,那時身在義大利的愛因斯坦寫了一封信,給他教授同事的年輕女兒Adriana Enriques,他在信中寫道: 「好好用功讀書。大致來說,追求真和美可以讓我們永遠是個孩童。」 愛因斯坦所說的孩童當然不是童騃無知的狀態,而是指孩童天然具有的好奇心。他深知強烈的好奇心才是永保年輕和創